幼儿园中班孩子,该学什幺呢?不是数学、写字,而是...

我们忘记了一个五岁的小孩,该过什幺样的生活啊。

幼儿园中班孩子,该学什幺呢?不是数学、写字,而是...

胖脸儿把圆圆的小脸蛋贴在玻璃门上,整个鼻子被压得扁扁的,像要被榨出汁来的半颗莲雾。
我也把脸凑上去。我们开始大眼瞪小眼。
这是我和胖脸儿的初次会面。

才四岁多的孩子啊,会有什幺困扰呢?
我回想自己四岁多时,每天一张开眼,滚下床,就是找邻居玩耍。
当时,我最大的烦恼是,今天我们要玩什幺。跳格子吗?昨天才刚玩过。跳绳吗?已经跳腻了。画公主吗?好像没有粉笔了。玩扮家家酒吗?但谁要当妈妈呢?
在炎炎夏日的午觉时间,整条街的小孩都被押回家睡觉了,睡不着觉的我,无聊到只能坐在亭仔脚的阶梯上,望着冒热烟的柏油路发呆,一直望到戴着黄色学生帽,背着书包、穿制服的小朋友放学。
放学的小朋友,总是嘻笑打闹,互相取乐。于是,当时我非常期待上学的日子赶快到,以结束我望穿秋水,无事可忙的岁月。
不过,现在的孩子,应该没有机会感受我们当年想上学的渴望,因为他们在刚刚脱离尿布、奶瓶,会表达嘘嘘噗噗的年纪时,便被送进幼儿园,开启学海无涯的人生。

四岁多的幼儿园中班孩子,该学什幺呢?
胖脸儿的妈妈拿出幼儿园老师手写的一整张A4的文字报告。上头密密麻麻,全写着老师所观察到的胖脸儿。
「不会绑鞋带……不会用剪刀……不会写1、2、3……不会……」
我在A4纸上努力搜寻,希望找到老师写胖脸儿「会」什幺的叙述。
但是,却遍寻不着。

为了全心全力地教养孩子,而辞去工作的胖脸儿母亲,哭丧着脸。
因为老师一整页的负面评语,像是一纸宣判,宣判母亲四年多来含辛茹苦所教养出来的孩子,是一个彻底失败的作品。
我告诉胖脸儿的母亲。幼儿园老师所要求的能力,都是可以透过一再练习,便学会的技术。早会写1、2、3,晚会写1、2、3,孩子的人生,会有差别吗?四岁不会绑鞋带,到了十岁,总会绑了吧。你有看过哪一个长大的人,不会使用剪刀的吗?
胖脸儿的母亲经我这样提醒,才破涕为笑。

本来以为胖脸儿上幼儿园的困扰应该就此打住,会从此步上坦途,但显然我小看了现在幼儿园打着「不要输在起跑点」的口号,为了将口号付诸实现,不惜荼炭幼儿所施出的可怖力道。

约莫过了半年,两道眉苦得快皱成一道的母亲,又带着胖脸儿来了。
胖脸儿依旧圆着脸,只是脸上少了几分笑容,多了放空的无神。
虽然只有大班,幼儿园已经开始教写国字,算简单的算术。
胖脸儿苦难的日子,于焉展开。

「老师说他阿拉伯数字会倒过来写。我教了好几次,他偶尔写正了。可是,下一回又写反,我根本无从知道他到底会不会。」
写反的阿拉伯数字勾起我的儿时记忆。
上小学前,光为了学会大人说写起来像耳朵形状的3,可是我搞不清楚究竟是哪一边的耳朵,也折磨了我好一段时间。
我告诉胖脸儿的母亲,这是镜像书写,幼儿园的孩子会写反,很正常。随着年纪增长,便会渐渐改正回来。
母亲一边听我说数字会倒过来写,不是毛病,一边仍不放弃地从书包里掏出胖脸儿的考试卷(而我内心正哀嚎……为什幺一个幼儿园的孩子,会有考试啊)。
母亲再接再厉地说:「你看他数学应用题,全部答错。他不是不会算喔。我问过他,他是看不懂题目。虽然题目都会唸,可是,唸完题目,好像是只管唸出声音来,他根本不懂题意。这样问题是不是很大?以后考试的题目会更多、更难,他怎幺应付得来呢?」

我望着神色焦急的母亲,本来只在我心底呜呜哭泣的哀嚎,瞬间,全部无法遮掩地浮到我脸上来了。

亲爱的大人啊,最严重的问题,不是孩子无法理解数学应用题的题意,而是我们忘记了什幺是小孩啊。
我们忘记了一个五岁的小孩,该过什幺样的生活。
一个五岁的孩子开始尝试学习过群体生活,需要学的是什幺?
当大人把这些思索都抛到脑后,只把孩子看成是缩小版的大人时,大人将看不见五岁的孩子与大人不同的逻辑,那幺,孩子丰富奇幻的想像力,如同珍珠在大贝中闪烁,将被忽略,甚至会因为只要标準答案的考题,而被扼杀到片甲不留。

我立刻回应胖脸儿的母亲。
「才上幼儿园,就拿数学应用题考小朋友,最好速速离开这家幼儿园吧。因为孩子的脑袋会被烤焦成疤。你不觉得许多应用题,题目本身脱离现实,根本不可能发生吗?就算再简单的应用题,例如:你有五根香蕉,给小明一根,再给小华两根,请问你还剩几根香蕉?我们大人的脑袋是单线思考,只会想到赶快解出正确答案:两根,然后拿到分数。
「可是,孩子不会如此无趣,他的脑袋会开始上下左右转:小明和小华是谁?我为什幺要给他们香蕉?一个给一条,一个给两条,这样很不公平,会不会害他们打架?可不可以全部送给他们,因为我不能吃香蕉……」
这些可能才是看不懂题意的背后真相。
胖脸儿此时露出如曙光的浅笑。
但是,母亲依然忧心忡忡:「应用题可能太複杂了,可是写国字,很简单啊。只需要动手,不必动脑。他一再被老师要求擦掉重写,说字写太大了,笔画都超出格子外。上小学之后,老师要求会更严格。我想,到时他会更惨。他才读幼儿园,学习之路刚刚起步,便挫折连连。我怎能不担心呢?」

幼儿园的孩子究竟应该为什幺事而挫折?为了什幺事可以有成就感?为了什幺坏事而被责备?又为了什幺好事被夸讚?
我向母亲解释:「幼儿园的孩子,他们的小手肌肉尚未发育完全,本来就不适合拿笔写小字。要这幺幼龄的孩子写小字,根本违背生理发育和教育的思维。那一双小手是要拿画笔,大笔挥洒的啊。」
然后,我看到胖脸儿和母亲原本皱成麵团般的愁容,瞬间融解开来。
拨云见日,阳光洒进母子俩阴暗的心房。

母亲转头,再度打开如百宝箱般的皮包,她拿出胖脸儿在幼儿园和家里一张张的画作。
从那一些作品里,我看到了胖脸儿飞向宇宙浩瀚无涯的想像力。
胖脸儿的笔触毫不畏缩,而且用色大胆,大红、大绿,甚至黑色,他都能搭配得抢眼夺目。
他设计了精细的未来世界,也涂抹了如抽象画般,色彩鲜丽的西班牙斗牛。

为什幺我们读幼儿园的孩子,会因为字写很大,而心生挫折?为什幺一个五岁的孩子,不能因为画图画得很精采,而获得夸讚的掌声呢?
当捧着胖脸儿这些画作时,我的内心悸动,无法言语。
若不是碍于医师必须看起来是庄重而镇定的角色,我的泪水一定爬满整张脸庞,那是充满歉意与心疼的泪水。

幼儿园中班孩子,该学什幺呢?不是数学、写字,而是...《带孩子到这世界的初衷:李佳燕医师的亲子门诊》

作者简介幼儿园中班孩子,该学什幺呢?不是数学、写字,而是...

现任
传家家庭医学科诊所负责医师
教育部性侵害与性骚扰调查专家库专家
高雄市雄工性别平等教育委员会委员
高雄市人权委员会委员

经历
高雄医学院家庭医学科主治医师
成立「还孩子做自己行动联盟」
成立全国第一个「妇女友善医疗伦理委员会」
行政院妇女权益促进委员会委员
内政部家庭暴力及性侵害防治委员会委员
高雄县家庭暴力及性侵害防治委员会委员 
高雄市妇女新知协会理事长 

相关推荐